鼠标左右键的命名,与按键设计逻辑

November 28, 2017 / leiwaa

今天再次遇到了这样的情景:当对照着一篇文章教程操作时,偶然看到:请点击「鼠标左键」…这瞬间的想法大概是这样的:左键?我常按的这个键应该是右键,那左键应该是另一个,于是很自然的按下了实际上的右键....

不记得这是第几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大概我们日常在判断左右的时候下意识就是通过联想自己的左右手来判断的,而左右手的识别依据通常又是根据哪只手更强来判断的,所以对于操作上的东西来说,潜意识就带有右强左弱、右主......

相比Touch ID,为什么Face ID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November 20, 2017 / leiwaa

交互设计一直在追求让产品变的更简单,更易用,刻意在用户端的隐藏科技,让用户更轻松的,不带负担地使用产品(科技感、酷这些词对于大众用户而言从来不是什么褒义词),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解锁只是用户使用手机中的一个中间环节,那么它一定是越隐秘越好、越透明越好。就像当时苹果将指纹解锁方式调整为按下 Home 键解锁并回到桌面时在知乎的一个回答里说的一样,解锁只是一个从掏出手机到使用手机的过程......

更真实的触感,更直接的操作

September 12, 2017 / leiwaa

最近使用了一下新的 MacBook Pro 上的触摸板,想到了一些东西。

人机交互一直在追求更直接,更直觉的的操控体验,iPhone 的出现,让直接操作直接变为了现实,不过在桌面端,交互方式却仍然被鼠标这个诞生在 60 年代的东西统治着。

鼠标的交互方式是基于映射的间接操作。通过与屏上光标建立映射,鼠标的操作目标即为光标指向,而鼠标按键与界面元素则没有直接的联系,它们是通过一个中间物......

如何标记耳机的左右?

August 07, 2017 / leiwaa

1943 年,John C. Koss 制作出第了一个立体声耳机,问题随之而来:立体声有方位之分,那么为了区分左右不至于单反,应该怎样标记耳机的左右?

目前大部分的耳机都是使用文字标识的形式来标记左右,在对应的耳机上标上 L 与 R,简单直接,只需佩戴前随意一瞄。不过对于不懂英语的用户来说,这显然算不上解决方案。

LR 一类的文字标记是表义、解释性的,除此之外,也许可以考虑引入一对新元素作为指代,来映射左右......

QQ for Mac 的过度设计

July 19, 2017 / leiwaa

截图时,界面会出现一个面积较大的切换控件。从个人使用经验来看,这一块区域是比较常用的截图框选的起点,配合现在这个控件的交互方式(只要在菜单区域按下了鼠标,无论是单击还是拖动鼠标画个框,无论鼠标指针落在截图还是录屏,结果都会切换到录屏,且不说这种触屏常用的滑块控件是否合适鼠标操作),这就导致,在实际使用时一不留神就会误点切到了录屏,没什么安全感和可靠感,误切后得切回去,切回去后还要点击把菜单收起才能截到你想要的......

基础元素的特征

March 20, 2017 / leiwaa

当我们在特定的界面把一个元素指定为圆角矩形的时候,一个明显的问题是:为什么它应该是2px 的圆角,而不是 4px ?每个设计师都有可能基于现有的认知做出不同的选择。

而当指定为圆时,单纯从形状来讲,它完全避免了人的主观意志强加,为设计的提供了足够的理由,当然,也可以说放弃了理由。

圆就像是一个终点,足够简单,足够精致,它不能再做任何的增删了,因此也避免了许多不受控制的因素。针对这些具体的形状与造型,是无法做任何挑剔的(对于元素的选择可以做评判,但是对于造型本身,却无法被质疑),所以,对于系统,它又是中性而透明的,同样,对于 ID 设计来说,方圆等基础造型,也是理性而平和的抉择,......

壁垒

February 27, 2017 / leiwaa

出来工作后,接触得最多的同事就是搞设计的和写代码的,也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似乎专业感越强的人越容易自筑壁垒。

壁垒是双向的,可以防止别人闯进来,也可以限制自己走出去。一个职业,它除了可能带给你金钱,带给你荣誉,带给你自豪,带给你归属感,带给你社会上的位置,带给你奋斗的目标外,也可能会限制你自己的可能性:我是什么,所以我怎样怎样,所以我做什么不做什么,我不是什么,所以我不会怎样怎样……呵呵。被一个因市场分工需要出现的称号限制了自己自由的思想和人生,也的确挺狭隘的。

当然,并非说这都是不好的,这有好有坏,就像有信仰与没信仰一样。

可能选择了一种职业,也就选择了一种看待世界看......

极致和均衡

January 22, 2017 / leiwaa

小时候总喜欢极致,喜欢出入各处玩具店找一个最快的四驱车马达,后来喜欢逛手电论坛不遗余力的寻找最迷你最高亮度的手电,极致意味着某一方面迷人的吸引力。但后来才慢慢的明白极致本身也意味着舍弃,亮度高了发热就大,体积小了续航就短,光杯越深亮度越高的同时也意味着照明区域的缩小...就像人生从锋芒毕露转向沉稳冷静一样,最后你会发现,虽然前期单点突破能建立口碑引发传播,但是从长期来说「均衡」才是王道,高手不会宣称多极致的高流明,却总是在整体素质上陌陌无言力压各路山寨。

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November 27, 2016 / leiwaa

在播客客「一天世界」里听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出版一本实体书?而不是一本电子书,或者一个网站?

通常来说,要展示产品的精美设计、精密机构,数字式可能是一个更合适的载体,配合相应的技术,它可以缩放,可以3D旋转,可以360度无死角查看,相比纸上一个静止固定的图像,无疑能更有效的传达。

苹果怎么想的不知道。不过除了仪式感,实体纸书经历过漫长的发展,它的可能性也在慢慢的被时间穷尽......

电池为什么要以一正一反的方式安装?

September 01, 2016 / leiwaa

相信大家都曾有过这样的疑惑。估计多年前,每一个给电动玩具换电池时的小孩都会一脸疑惑:为什么两颗电池需要反方向来装?

长大后,随着看到的产品越来越多,每一个产品装电池的方式都出奇一致,于是也慢慢习惯了,理解了。直到有一天,孩子问了一个与你年少时问过的一模一样的问题。

在设计上,这是典型的由功能实现决定了产品的形态。从结构实现的角度上看,可以说这是很合理的方案,结构精简,走线合理。这也是我们看到众多产品都采用这种方式的原因。但是对于广大的没有物理基础的用户来说,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反人类的设计。相信是每一位人生初次手抓两颗电池面对一个电池仓时,并不会意识到需要一正一反来安装,因此,当......